“FAN CLUB”联展,艺术家介绍
2017-07-16 10:10浏览数:103

'"FAN CLUB", Expositioncollective


参与的画家艺术家们都是樊哲先生的朋友。

λ        Akira INUMARU

λ        Arlette & MarcSIMON

λ        Catherine VAL 凯瑟琳·瓦尔

λ        Cheung Chiwai  张志伟

λ        DING Jiming

λ        FAN Zhe 樊哲

λ        Hans BOUMAN 汉斯·博曼

λ        HE Zhiyong 何智勇

λ        Guillaume Mathivet 纪尧姆·马蒂韦

λ        Marie RAUZY  玛丽·罗茨

λ        NELSON A. Jacomin 纳尔逊·A·雅各明

λ        Roland COGNET 罗兰·科涅

λ        Sophie SAINTRAPT 苏菲· 桑塔普

λ        YAN Xinyue闫欣悦


HANS BOUMAN

尽管一直重申自己是个信仰狂热者,Hans BOUMAN先生还是再一次宣告是什么构成了他的艺术形式:他所倾注心力的不是属于空间上的东西,他要表现的是有关时间的构想;通过这种构想,艺术摆脱了单纯的效果,在文字之外,去定义它的象征意义。

他要做的,就是让艺术创作的素材发出更大的声音,迎着艺术的客观性,让艺术赋予他的探索以更大的意义,并更有力地证明他的思想观点。

如果是这种意义的话,它会在我们所看到的东西里得到证明,并难以察觉地改变色调,使之变得更流畅,更轻盈。

根据对他的了解,他是小心翼翼地试图探索自己的光芒,就像伊莱·里维说的那样,“对于面向太阳的人,阳光是黑色的”。


AKIRA INUMARU

Akira Inumaru总是先观察,然后以一丝不苟的细心来创作艺术作品。他把全部的能量和专注投入到他所做的事情中,直到事情看上去已经接近完美了,但他还要继续。

他要探寻的对象是超越绘画范畴的。在强烈或微弱的阳光下,借助一个放大镜,聚集出一个清晰的火苗去点燃纸张,随后几个小时中在上面作画。藏在纤细的丝质纸张上出现了一些色彩,好像诞生在高温和火焰里一样。这幅被燃烧所伤的作品,获得了像肌肤一样的颜色,透过可触的绚丽多彩的波浪,看上去颤动着、回响着。阳光支配着所有生命,天地万物,一如既往。而这里,她给作品增添了怒放的姿态,诱惑着、询问着、呼喊着。《炽热》是他最新一系列作品的标题,听起来像是一个宣言。

他的灵感来源于殿堂级的艺术家伊夫·克莱因和雷内·玛格丽特,以及15世纪宗教装饰画。炽热的火焰的诞生,就像生命的征兆般自我燃烧的作品产生了。炽热也表达出爱的状态下那种诗意的疯狂。


MARIE RAUZY

自述:

我是透过最经典而寻常的主题、绘画的一切技术手段、荒唐的对比、想法的碰撞,来不断探寻,试图简单地说出我们情感的复杂性,及我们与现实的关系。比如,我们为什么喜欢自然,为什么相信能用文字拯救世界,为什么创造那些难以置信又有信徒的神话,为什么想着指手画脚就能避开最坏的事情(譬如死亡),为什么要保护那些我们喜欢把他们关起来的物种……

作为社会团体中活跃的一员,我置身在人类的情感中。超市里面的浪费行为使我烦扰。非洲的饥荒,令我忧伤。我会一边画画一边自言自语。奇怪的是,有生命的东西在画中更显而易见。

富贵与贫穷、美好与肮脏、含糊与通透、必不可少与无关紧要之间的反差深深地吸引着我,我享受这种极具魅力的美丽与丑陋。正是他们之间的这种差异使事物得以存在。如果没有丑与之相对,如何定义美呢?

生活的意图是模糊不清的,所以,我的画是朦胧的。


Sophie SAINTRAPT

当我们走进索菲的工作室时,让人正视的不是裸体的陈列,而是那种对身体热爱的尊重。这令人狂喜的身体表达着艺术家赋予它的对这种最大自由的全部认同。

交出身体,如无修饰的天然状态,这样坦率的事实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索菲·圣拉使一切成为可能的才华和永不妥协的人格令人感动。她的尝试延伸到所使用的载体和媒介的选择。我们知道这种决定绝没有要招揽什么的意思。

在这些她强加给她的模特的正常而又令人觉得羞涩的姿态里,色彩自由流动恣意游玩;红棕色、茶褐色、深蓝色、地中海黑白、日本哑光金……一切都充满肉欲、美感、非法的乐趣、彩色的矿脉、感情的棱镜、眼睛的色情。她是不受约束的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埃贡·席勒的缩合。


NELSON A Jacomin

自述:

我用我发现的形象,把他们分解成若发光的路径。绘画中,我在纸上把这些路径孤立开来,就这样,我做出了直观的“骨架”,就像一个新形象的结构。

通过伸缩切割,我把纸张剪成凹陷的形状,从而变成我的画的模子。

这样操作之后,绘画的行为就闭着眼睛都能完成了。

没有超出我所构建的最初形象,看上去我所画的东西,并不是经过选择而来。


FAN Zhe

什么是艺术?

对樊哲来说,艺术是一种与他所生活的社会——互动和交流的方式。不管是作为艺术家、策展人还是艺术项目负责人,他都在事业中践行他对艺术的看法。巴黎第八大学造型艺术系毕业的他,曾两次被挑选参加法国青年艺术展。他作品的特点是,通过一个看似小的物件的堆积和装配,最后呈现出一个伟大的主题。

一根火柴是微不足道的,它奉献出微光,但很快便被遗忘。燃烧殆尽之后,艺术家能赋予它价值并使之变得强大。


Roland Cognet

Roland Cognet 生于1957年,在奥弗涅的皮伊山脉脚下生活和工作,任教于克莱蒙大都会高等艺术学院。

1980年代初,他提出了一个设想,试图把四种基本要素(矿物、植物、动物、人类)放在同一个雕塑体中使之互相催化。通过灵巧的双手默契的配合,他做到了。而尽管作品在创作过程中会遇到新的灵感,它的方向将不会改变。艺术家认为自己拥有美国和法国混凝土雕塑的历史血统:马克·迪·萨夫罗、托尼·格朗德、罗伯特·莫里斯、布鲁斯·诺曼、马丁·珀伊尔;他也非常热爱迈克尔·弗里德或是艾蒂安 - 马丁这样的他很熟悉的人物。


Ding Jiming

自述:

泥土在手中很柔软,正因为这样,在一些宗教里,上帝是用泥土创造人类的。

在我的手里,泥土便为我的梦想而生,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用它作为媒介。

我用泥土作画,也用泥土雕刻,然后用珐琅上色。

它对于我来说,是所有表现材料中最高贵的。


YAN Xinyue

闫欣悦,中国艺术家,生于1992年,目前生活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巴黎和广州。

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她前往法国普罗旺斯大区的艾克斯继续美术方面的学习。从2017年起,她便生活在安特卫普,在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学院攻读艺术硕士学位。

Arlette & Marc SIMON

生于1950年12月22日的阿莱特·西蒙和生于1949年8月4日的马克·西蒙是一对置身于当代研究的陶艺家、造型艺术家。为了证明陶艺表达的现实性,他们在推动文化艺术活动方面充当重要角色。1996年起,马克·西蒙成为了奥弗涅法国当代艺术基金会董事会的一员。


HE Zhiyong

青年艺术家何智勇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

受父亲的影响,他童年时便着迷于各种他人眼里死气沉沉的工程用具。今天,所有的工具都变成他的创作对象。通过艺术连通自己和过去,这就是艺术家的初衷。艺术能使他通向一个更柔和的世界。

对何智勇来说,工具是手的延伸。它也是童年和生活的回忆。他把铁的部分换成木,木的部分换成铁,原本坚硬的工具就变得柔和有趣了。


Catherine Val

卡特琳娜·瓦尔,生于1924年,是画家,雕塑家。

1967年,在忽略了绘画25年之后,她重又着手创作并开始雕塑。1974年起,卡特琳娜·瓦尔开始探索文字和符号,把它们呈现在不同的载体上。她的雕塑先是实现在大理石纹的塑料、铝、锯齿状的乌木上,然后是在青铜上。

着手于法语、英语、日语、芬兰语、拉丁语词汇,融合在法语和日语、法语和僧伽罗语的相同文字符号里,她创作了一些版画和雕塑,用法国造币局的黄铜、Daum工坊的玻璃浆浇铸而成。

1987年,她围绕元音字母A、I、U、E、O创作了一些青铜艺术品。1990年起,她创造了多个系列的青铜雕塑:2000年在埃纳省蒙特勒伊欧利翁、欧洲遗产日在上塞纳省卡拉马尔(建筑师雅克-艾米勒·乐卡龙家里)展出的20座“神庙”(欲望、默默无闻的牛、生命的哨兵、寂寞、恩宠、光、命运、和平……)、她构想成城市中广场和门的纪念性雕像的30座“礼拜堂”(围绕灵魂、爱、精神、愉悦、记忆、玫瑰、生命等词)20个“混沌的出口”。1990年起,她基于一些专有名词、朋友或名人的名字(如凯撒、丘吉尔、戴高乐、本杰明富兰克林)创作了100多个烛台。



国外媒体链接报道

http://www.lacommere43.fr/une/item/9337-parc-international-cevenol-au-chambon-une-pleiade-d-artistes-a-decouvrir-jusqu-au-27-aout.html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