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心靈的語言,尋回藝術的本真——張志偉藝術作品研討會
2016-09-02 11:19浏览数:111


導讀



817日,“心靈的投影——張志偉藝術作品展”之中法藝術專家交流座談會在諾德莊園展覽廳舉行,以探討張志偉的藝術作品價值取向、繪畫語言、生命力等思想內容為題,從中法兩國藝術界專業人士的不同角度切入,圍繞其創作形式、學術背景(沒有就讀過美術院校,自小練習中國書法,喜愛古漢語和文學,接受過高等教育,人生閱歷豐富而且深刻)、作品內容、內心情感傳達以及發展方向等問題展開深入討論。



張志偉藝術作品研討會現場


▲藝術批評家、策展人、出版人Alain Avila

Alain Avila

     我們都很高興來到這個研討會,感謝展覽主辦方。首先介紹各位來賓:Ileana Cornea,藝術批評家、策展人、當代藝術雜誌Artension的記者。這本雜誌在法國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他們為有個性、獨立於市場的藝術發聲。另一位女士,Sophie Sainrapt,藝術家、策展人,她也為藝術雜誌Saisons de culture寫文章。Sophie跟她旁邊的Olivier都既是藝術的實踐者,又對藝術史相當熟悉。Olivier Bernex,是一位我個人很喜歡的藝術家,今年十月份他就要在艾克斯-普羅旺斯大區館藏最多塞尚作品的美術館裏面辦個展。他是藝術家,同時也寫了很多藝術批評的文章和關於藝術哲學的書籍。Denis Fizelier,我們經常在我的雜誌AREA裏面合作,他本身是一個專門收藏繪畫作品的慈善基金負責人,他也出版過很多關於藝術的書,有很多批判性的觀點和立場。Colin Cyvoct也是畫家,他一直為法國最重要的藝術雜誌之一的OEIL寫文章。





下麵我們就正式開始討論。第一點就是,我們是應該從自身的文化、西方的藝術史來判斷和評價張志偉的這些作品,還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在座的Sophie Sainrapt曾經在法國參議院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曾在法國政界擔任要職,但她希望投身於繪畫創作,和張志偉經歷相似。他們需要考慮的首要問題就是,對於一個雖然完全沒有受過學院教育,但自身具備良好的文學修養和社會閱歷,自學藝術的人,能為今天的藝術帶來什麼?


一、自由的表達才是藝術的根本

概述:

        自由的呈現和表達才是繪畫的根本,張志偉這種突破傳統訓練和傳承體系,由自身經驗和情感激發出的創作熱情,有著巨大的自由,也有著巨大的價值。與會的Colin CyvoctSophie SainraptOlivier Bernex都是巴黎美院畢業生,都受過傳統學院體系的訓練,如今大多數的藝術家也都出自學院體系。而張志偉從自身的感受出發,不受傳統體系和技藝的影響,將表達純粹化,這將成為他創作中的閃光點。




藝術家張志偉

張志偉:

     1955年出生,父母都在香港念書,後來也在那教書,父親曾是小學校長。二戰期間,日本佔領香港後,我父親就加入了抗戰行列。1950年,我的父母回到中國大陸工作。家中六個兄弟姐妹,加上當時的天災人禍,家裏的孩子上學讀書困難。所以從我能夠記事開始,都是吃不飽肚子的。尤其是在文革期間,因父親是從香港回到內地工作,很快就被確定為英國間諜。我十多歲的時候就被要求參加學習班,讓我揭發我爸爸所謂的間諜活動。高中畢業後,全國的學生都下放到農村勞動,我也離開了家鄉,來到300多公里以外的農村與農民們一起同吃同住同勞動。我記得在三月份天氣還很冷的時候耕田,當時為了取暖我還把腳放進剛剛拉出來的牛糞裏面。那時候還發生過兩個年輕人為了生產工具的爭執,一個是地主的兒子,一個是農民的兒子,生產隊長只罵了那個地主的兒子,並召集生產隊批鬥他。結果半夜,那個地主的兒子就在生產隊長家門口上吊了。而且那個屍體被拋在荒野,兩天之後才收走。


      這件事情當時給我的震撼十分巨大。在年少的我的認知裏,雖然還沒意識到可以通過繪畫來表達我內心這種難以言喻的感受,但是心裏有個強烈的問號,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1976年,中國結束了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後恢復了中斷十年的高考。當時3000萬人報考,只錄取24萬人。我原本是想考文學的,但後來被經濟學專業錄取了,畢業以後在中國建設銀行工作,一直到2002年,整整20年。我從一個普通員工到後來成為廣州分行行長和廣東分行的一把手。在我成為行長之後,結識了整個社會的上層階級。我自小貧苦,長大後工作到了顯赫的位置,經歷了從底層到上層的生活,我看到了這個社會的很多問題,貧富差距,公平受到挑戰,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以及人追求幸福的欲望受到壓抑。


     每次出國我都會到各個國家的美術館參觀學習。其實歐美很多國家的美術館我都去過,很多作品的原作我也都看過,受到很多西方藝術大師的薰陶和影響。這時候其實我內心已經有藝術創作的衝動,但沒有具體實踐。


      我從10來歲開始就練習書法,直到2006年,我開始重新研習書法,學習中國傳統水墨畫。經過了兩、三年的練習後,我覺得水墨畫不能表現自己內心的東西,決定放棄這一畫法,改研習西洋畫。2008年,我開始自學水彩畫、丙烯畫、油畫。畫了一些風景,但主要是畫人像。我曾想過寫一本書,把我的經歷寫出來。但目前我認為繪畫比寫作更能反映我心裏的東西。



藝術批評家、OEIL雜誌記者Colin Cyvoct

Colin Cyvoct

     在西方,畫家總是會選用一種特定的風格,不論畫家畫的什麼,我們都能馬上辨認出他的風格。但我認為對於張志偉而言,最重要的並不是採用什麼風格的問題。他每次都可以創造出最簡潔的圖像和色彩去表現一個人物。當我看到這些不同的人像,有一些可能像這個風格,有一些可能比較像另一種風格,但那可能卻是最接近、最適合表現那個人物的繪畫風格。我覺得這很有意思,我所說的風格不統一是很正面的意思。他的每一幅畫都像在訴說不同的事情。


     我最欣賞的,也是讓我最驚訝的就是,張志偉怎麼可以做到大部分時間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人物的形象建設上面,而人物肖像基本都是在單色的底上,淺藍、淺綠、白色之類。也就是說他能做到只關注人物。我認為這是一種相當具有力量的視角。因為觀眾永遠不會因為其他次要的東西而分心,他的作品只圍繞著他的故事。

Alain Avila

     最重要的是那些作品名稱,通過作品的名字能感受到故事性。我們可以說作品的名字跟圖像之間仿佛構成了一段小說情節,非常具有文學性,也引發著觀眾的想像。Olivier你怎麼看呢?

藝術家Olivier Bernex

Olivier Bernex

     聽完張志偉的故事、他的過去,我很感觸,對他來說藝術創作像是一種精神必需品。這是無關心理學的,是藝術家通過繪畫才能找到自我。


藝術批評家、策展人、當代藝術雜誌Artension的記者Ileana Cornea

Ileana Cornea

 那成為畫家、藝術家對您,尤其是您的內在和個性,有產生什麼改變嗎?


 有一定改變。只要有時間,我不外出的話,每天都在畫畫。八年來我畫了將近1000幅畫。另一個就是,我畫畫完全是一種精神釋放。之前有一家拍賣公司請我把畫委託給他們拍賣,但我都婉拒了。因為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的創作,我想把它積累起來,記錄下中國從60年代開始,自我懂事以來所看到的到現在,人的生存的面貌和狀況。



出版人、收藏家、“L'Art est vivant”基金會主席Denis Fizelier

Denis Fizelier

     最打動我的是張志偉近年來創作的一系列作品,給人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嚴格來說,並不像一般的肖像,既有人的面貌,也有形體的表現,有些是可以看到人的面部肌肉和骨骼的結構,仿佛就像身體浮現在面部表情之上,給我的感覺這不僅僅是一幅肖像,比一般的肖像畫在表現力方面要突出得多。

張志偉:

      我看過很多藝術大師的原作和畫冊,我深深知道繪畫沒有一個特定的框架和路徑。雖然我是沒有上過一天的美術課,有些人說要幫我指導,但我還是想按照自己心裏的想法去畫。通過參考歐美藝術大師的繪畫形式,我創造出自己的繪畫語言和技巧,表達自己獨具風格的作品。


二、傳統創作體系和自我創作體系並非完全對立

概述:

在張志偉的藝術創作中能夠看到西方大師作品的痕跡,這與他通過看博物館和畫冊自學繪畫的經驗有關。事實上,傳統學院派的創作體系和自我創作體系並不衝突,傳統體系主要體現在經驗和技藝的傳承基礎上再創新發展,而自我體系是從自身體驗經驗中創造和發展。自我體系在前進到一定高度後是可以獨立存在並可以跟傳統體系媲美的。

Ileana Cornea

     當您進入美術館,您對西方的藝術作品有什麼感覺?在中國,在您的成長環境中,您是否已經看過一些畫冊,一些出版物是關於塞尚、馬蒂斯這些大藝術家的?

Alain Avila

     當我們看到您的畫,可能會直接想到蒙克(Edvard Munch)或其他西方藝術大師。就是說當我們在看這些作品的時候,我們看到了西方藝術的影子,這是自發的嗎?

張志偉:

     我在美術館看到的很多藝術,表達的都是藝術家個人心靈的感受。我在中國的時候也看過很多大師的畫冊,弗洛伊德、倫勃朗、塞尚、莫奈、高更、梵高、畢加索、馬蒂斯等等。我看過很多藝術大師的原作,受到影響是必然的。而我個人創作的源泉有兩個:一是經過學習西方繪畫的語言,探索出自己獨有的繪畫語言;第二是我內心有很多東西想表達出來,希望通過我的畫讓社會有所改變。

Alain Avila

     其實這與西方藝術從文藝復興開始所體現的人文關懷,以人為本的藝術概念不謀而合。

Olivier Bernex

     據我瞭解,在中西方文化裏面都有傳承的傳統,但我們在他的畫作裏面沒有看到中國傳統繪畫,完全就是新的創造。像林老師接觸過傳統藝術教育,是怎麼看待這種繪畫經驗的?

▲(左二)画家、学者林若熹

林若熹:

     艺术的语言跟文学的语言不同是在于分别是通过文字和造型的语言来表达人的思想情感。造型的语言除了形,还有色彩,它们的构成有一定的规律。那么这种规律跟文字语言的造词方法是一样,只是构成方法和解读方法截然不同。那么一个人可以不可以有自我的体系呢?完全可以的。问题就是这个体系很难被这个大的体系感知得到。那么一个人在构建自己的体系的时候还得顾及与大的体系之间的交流,不然就没有意义了。当然,这个大的体系也在发展,但也是因为他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一个全新的体系,除非它的力量非常强大,大到足以与另一个大的体系抗衡的时候,这个体系就成立了。

Alain Avila:

     张先生,您作为一个全新的个体,想不想打破那个所谓主体的传统,自己创造出独立的绘画风格和表达形式,成为一个大家?

张志伟:

   我愿意。

Alain Avila:

    如果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说他想成为画家,你会给他(她)什么建议?

Colin Cyvoct:

     像现在十多岁的孩子,包括法国的人们,都没有经历过您曾经所受过的苦难,他们可能很难有这么深刻的体验。

张志伟:

     自由的思想,大胆创新,坚持自己的道路。对于当代的人来说就是始终坚持自己的选择。

Ileana Cornea:

     为什么您特别选择了从肖像画开始创作?

张志伟:

     根据我个人对社会的全局和局部的了解,我希望通过人的面貌来表现他们的心灵。

Colin Cyvoct:

      他们脸上的痛苦总是多于欢乐。

张志伟:

     是的,你们可能比较难理解我曾经所处的环境的情况。当然法国也有很多悲惨的事件,例如,恐怖袭击其实就是当代人的苦难。

Alain Avila:

     我认为苦难也是一种美,法国很多著名绘画所描绘的就是苦难。它表现了人的追求、生存本能以及需求,这些都是人的灵魂中最美丽、最宝贵的东西。虽然绘画作品看起来不美,但实际上充满着智慧、善良和人性的美。

张志伟:

     我曾经有一次个展,布展到凌晨,我一大早到现场看,遇到一个保安,他站在我的一幅巨型的画作前很认真的看。那是一幅很多人在挣扎往外爬的场景。我就走过去,他不知道我就是作者,我说:“这画真难看”。他说:“一点都不难看,画得很好,我就在里面。”





《恐懼》/35cmx27cm/紙本水彩/2010

Ileana Cornea

     我特別喜歡這幅《恐懼》,無論從構圖,情感表達,特別是色彩和細節所傳達的資訊。人的面部位於畫面正中,表情看似很痛苦,但也不是,而是非常堅定。它非常搶眼,也很現代,很有力量,我個人相當喜愛。



藝術家、策展人Sophie Sainrapt

Sophie Sainrapt

     靠牆的那一整個系列,人的痛苦、微笑、疑慮所有的情感都彙集在一起,感覺非常美妙。

Olivier Bernex

     我是看完畫冊再來看展覽的,現場的效果比在書上看的時候更好。多幅作品並排在一起展示,更有力量。






Alain Avila

     

  布展的時候我們想到羅馬時期的繪畫和雕塑的形象。木頭畫框的材質,加強了繪畫的質感,作品的呈現方式如同浮雕,和石質建築相呼應。這種近似羅馬的風格體現了一種原始本真的力量。雖說繪畫的大時代是在文藝復興時期,我眼中的羅馬風格,在另一層面上所體現的造型性和精神性也非常了不起。



左一:失魂/53cmx38cm/紙本丙烯/2014

左二:魔病晚期/38cmx53cm/紙本丙烯/2014

右一:獨處/55cmx39.5cm/紙本丙烯/2014

Colin Cyvoct

     我想說說這三幅作品。我個人很喜歡肖像畫,我覺得有一點讓我非常驚訝,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特殊性。除了風景畫,唯獨這三幅畫都是沒有臉的,沒有通過臉部來表現人物的痛苦,而是通過身體的其他部分,加上標題來表明畫中人物正在承受苦痛。您畫這些作品的時候沒有畫他們的臉,而是用身體間接來表現,是故意的還是偶然的?

張志偉:

     是的,我是有意這樣畫的。背部、手腳,身體的其他部分有時候更能表達那些面孔所不能表現的東西。

三、縱然和者小眾,發展前景可觀

概述:

張志偉的藝術創作不僅僅是他個人豐富而強烈的情感表達,也體現了他對所在的社會問題的深刻看法。法國藝術界的專業人士紛紛鼓勵張志偉要按自己的路堅決走下去。他們認為張志偉的藝術作品真情畢露、直抒胸臆、震撼人心,是自己心靈的寫照。雖然這條路走下去會困難叢生、和者小眾,但一個有作為的藝術家就是要擊破傳統的圍牆,破壁而出,才能進入獨立的天地,最終被世人認可。

張志偉:

     我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就是要拼搏。但即便我做到了行長這樣高的職位,我內心對社會的幸福、自由、平等的追求還是沒有完全實現。人生很短暫,我想嘗試豐富我的人生閱歷,所以我從事過銀行、商業管理和文化企業的經營,通過不同的經歷積累我內心的東西。你們都是藝術界有想法、有分量、有影響力的人物,我想得到一個答案,我這樣畫能不能繼續下去,這樣的繪畫的生命力有多大?通過這樣的創作能不能真正走上藝術家的道路?

Ileana Cornea

      這沒人知道答案,這個答案只能由你自己來回答。

Olivier Bernex

     這是一條追尋真實的自己的路。例如,Denis現在是當代藝術的畫家、藝術基金的主席,但他第一個職業是網球教練。

Alain Avila

     所以,答案是在您身上,不在我們這。這條路也許很漫長。

Eliane Wauquiez-Motte

     我覺得張志偉很少談他的畫,我的感覺是他畫畫僅僅是為了釋放自我。他一直跟人說得最多的是他的經歷,他的生活,而不是他的畫。他的畫講的也是他自己,為他自己發言。

Alain Avila

     當我第一次收到這些作品照片的時候,有人就直接說這些畫畫得不行啊,很難看啊。但我覺得這些畫很強大,這些作品就像是對藝術教育、對整個社會的一種譴責或諷刺。所以張志偉就是應該堅持走自己的路,不斷嘗試和挑戰。如果有人說這些畫不好,您就應該回應他:您說得對,我會繼續的。那麼問題來了,您需要藝術嗎?您需要得到認可嗎?您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嗎?

張志偉:

     我需要藝術,首先我需要得到自己內心的滿足,自己的判斷,當然我也在意別人的眼光,但這不影響我個人的判斷。不論如何,我還是希望能更多的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出來,你們有什麼好的展覽方式的建議嗎?

Colin Cyvoct

     張志偉的畫可以說是特別,在2016年今天的歐洲,這是現在很難會看到的繪畫,因為它可能要求觀眾要有一定藝術素質。今天的藝術都是非常容易的,一定是跟某些著名流派相關聯的。我想說的是,那些能夠打破傳統的東西可能都是很邊緣的。如果它真正能夠打破傳統,也是可以得到認同的。而這將會非常困難,對於創作者的身心都是,也因此才能得到最終的勝利。但要他變得更加強大,讓他的作品跟他人生的前半部分一樣堅韌,成為歷史的見證。那麼他會成為一位歷史性的畫家,作為對當代裝飾性繪畫的一種批判。戰略上來說的話,他需要不斷的展示他的作品,經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占到一席位置。成功的關鍵就是,堅持對於傳統的抵抗。在美術學院,年輕學生們學習如何成為畫家,就像醫生、工程師,他們是為了滿足社會上的不同需求。而張志偉開創了一種新的藝術家的身份,他不需要迎合任何需求,他的畫也並不在觀眾的預期裏面,越罕見的東西越有重要性。他的作品很適合在比利時展覽,因為我想到了James Ensor。在比利時有一種批判社會的藝術傳統,尤其是Ensor。他的畫裏面經常出現活的骷髏,還會吃飯、喝酒,跟人一樣的行為,有很強烈的批判意味。所以在比利時,有這麼一種藝術傳統:它有很強的生命力,但同時也有悲觀消極的一面。在那裏的話,很可能會有欣賞張志偉的藝術創作的觀眾。

Olivier Bernex

     當代藝術的體系裏面,藝術家都不是Self-made man。他們都要遵循著某種藝術家的法則,有的人做行為,有的人做視頻,有的人做裝置,這已經形成一個被國家、學院和大眾廣泛認可的體系。如果走這條路,會比較容易取得成功。相反,如果您選擇的路只有您一個人,那將會異常的艱難。如果您能夠真正跳出這套體系,開創出自己的風格,還是有很大可能得到最終的認可。其實張志偉本身就不在這個體系內,反而是一件值得慶倖的事。

Ileana Cornea

    不能否認張志偉的繪畫是很有力量,也很有發展前途的。我們可以更多地展示出來,但他一定得保持自我,不跟隨大流,他的路還沒走到最後。如果他繼續堅持自我,不受他人所影響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日後他會很出色的。

▲幾位法國藝術界同仁在張志偉的畫冊上簽名,並寫下對他藝術生涯的期許



“畫展成功! 繼續您的真實,我們會看到的,世界會理解您的。”

誠摯的,Ileana Cornea




“為追求這些生活里珍貴的片段,送上我最大的鼓勵。生命就是一場與死亡,和不確定的方式之間的戰鬥。”

真摯的,Olivier Bernex




“真實的作品,也是我們需要的繪畫,正確的,堅韌的,絲毫不讓步的,這是多麼重要。”謝謝!

誠摯的,Colin Cyvoct




“保持您的獨特,一個非凡的人生規劃。”

真摯的,Denis Fizelier




張志偉的藝術作品得到為數不少的法國各界專業人士的鼓勵和喜愛

張志偉老師將作品《仰視蒼山》的版畫贈送給éric Bultel先生


- 尚邦市長以及幾位副市長共同出席了“心靈的投影——張志偉藝術作品展”開幕式。市長艾麗安·沃其耶-莫特女士自展覽開幕以來五次來到現場看展,其中一次還帶上她的好友,奧弗涅·羅訥-阿爾卑斯大區文化廳副廳長éric Bultel先生一同前來觀展。沃其耶-莫特女士還特別出席了此次張志偉藝術創作的研討會。



張志偉老師贈書和作品給法國新任共和黨主席Laurent Wauquiez先生


-法國新任共和黨主席Laurent Wauquiez先生,曾任國家高等教育部部長、總統發言人,現任奧弗涅·羅訥-阿爾卑斯大區區長,接受張志偉的贈書和作品《仰視蒼山》的版畫,對其作品給予高度評價和讚賞。


張志偉老師將作品《仰視蒼山》的版畫贈送給尚邦市主管文化的副市長


▲張志偉老師與尚邦市長合影





  尚邦市主管文化的副市長在張志偉的藝術作品展結束後,熱情邀請他到她的家裏,設宴款待,並請來了法國前駐華大使、法國央行前副總等貴賓共聚。他們看過張志偉作品的畫冊,都紛紛讚賞和好評。


出席座談會嘉賓:

Alain Avila

藝術批評家、策展人、AREA藝術雜誌主編及出版人

Sophie Sainrapt

藝術家、策展人

Olivier Bernex

藝術機構負責人、畫家

Colin Cyvoct

藝術批評家、《視野》(OEIL)雜誌記者

Denis Fizelier

出版人、收藏家、 L’Art est vivant基金會主席

Ileana Cornea

當代藝術雜誌Artension編輯、藝術評論家、作家

劉睿

策展人

鞏延  

策展人

樊哲  

藝術家、策展人、天泰美術館館長

林若熹  

畫家、學者

Eliane Wauquiez-Motte

尚邦市市長、藝術史學家




展覽名稱: 心靈的投影——張志偉藝術作品展

出品: 一柴文化  今盛文化

策展人: 阿蘭·阿維拉(Alain AVILA

展覽日期:  813- 821

地點:

法國塞爾維·諾德藝術莊園

Parc International Cévenol,

Chemin de Luquet, 43400 Le Chambon-sur-Lignon, France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